水果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瓜 果 类 > 白兰瓜 >

南怀瑾老师:白兰瓜的希冀之情(深度好文)

南怀瑾老师:白兰瓜的希冀之情(深度好文)

时间:2021-07-20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水果网
导读:阅读下文,完成第9—12题。12.第17段说“蓝色太阳下的沙漠老人,教给我这个道理”,请对这个道理进行评析。向导为家乡的瓜感到自豪,为后文写安西瓜的甜做铺垫,向导品尝白兰瓜觉得不错,与后文安西白兰瓜的香甜形成反差;通过向导的话,引出作者从兰州到嘉峪关的西行之路,推出故事发展,避免平铺直叙;以不断进行宣传的向导反衬下文言语不多的沙漠老人。12.第17段说“蓝色太阳下的沙漠老人,教给我这个道理”,请对这个道理进行评析。

阅读以下内容并完成 9-12 题。 (15 分)

白兰瓜毕树敏

①听说要去西部,朋友们的第一反应是:“你可以吃白瓜了!”

②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也常见到空瓜。它们不是白色的,像被撞过的篮球,也不甜,有种草的气息。不过白兰瓜题目,这并不影响我对白兰瓜的钦佩和希望。

③兰州真是白兰瓜的大本营。十步之内,必定有一个瓜阵。刀刃斜刺而出,浓郁的香味顺着刀柄冲了出去。闻一闻,就知道和北京的大街小巷不一样。众人抓起一块,吞进嘴里,像粥一样咽了下去。

④导游笑着看着大家的贪婪,对家乡的特产感到非常自豪。有人说:“久违了,白兰瓜也不过如此!太空了!”导游面色难看,解释道:“今年雨下得真大……”平心而论,白兰瓜确实名气很大,但其实难度很大。 Vice,闻起来还行,但尝起来不甜。

⑤一路向西,到处吃瓜。一开始还以为兰州的瓜不甜,别的地方的瓜可能是甜的,结果总是失望。白瓜在任何地方都不甜。后来,我什至没有品尝的兴趣,除非我很渴,我才拿来喝。辜负了我的信任和渴望的白兰瓜!

⑥“到了嘉峪关就可以吃到好吃的瓜了。那里正在举办瓜节。”导游让大家振作起来。

⑦我只知道嘉峪关是长城的一端,却不知道它也是一座繁华的城市。来自西北省市的瓜果如陨石雨般降落在小镇上,满载的瓜车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入。前面一个急转弯,几个硕大的瓜子被车子甩了出去,碎瓜子的香气如烟雾一般弥漫在街道上。

⑧冬瓜节盛大开幕。白色的瓜形氢气球漂浮在蓝天上,远处是银箔一般的祁连雪峰。孩子们头戴白色的瓜形帽子,街上的社会火力队装扮成瓜子……这是一个真正的瓜子世界。导游拿起一块尝了尝,说:“为什么瓜节的瓜不甜?没关系,到了安溪就可以吃到好吃的瓜了。”

⑨经过安溪的时候,正是下午沙漠中最热最孤独的时候。黑蓝相间的柏油马路如蛇一般蜿蜒盘旋,漫天漫天无形却无处不在的尘土,犹如一杯浊液。太阳在天空中散发出淡淡的蓝光,但它并没有减少它灼烧地球的力量。铁车变成了真正的面包烤箱。我们关上车窗,令人窒息,一打开车窗,火焰般的沙漠风呼啸而入。他嘴唇干裂,眼珠在眼眶里乱翻,全身干枯无力,像是烤鱼片。

⑩突然,在沙漠和高速公路的边缘,出现了一个木乃伊般的老人。地上铺着一张羊皮,上面单独立着一小堆瓜。他出现的那么突然,没有从一个小黑点到人形的展示过程,仿佛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一只巨手卡在了淡黄色的背景上。

⑪“瓜甜吗?”我们停下车,习惯性地问道。 ” 老者缓缓答道:“这里是安溪!”因为别无选择,我们买了老人的瓜。老者树根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很便宜的价格。

⑫安溪的白瓜,外型没什么特色,第一口就咸了!过了一会儿,我意识到它不是咸的,而是强烈的甜味。极致的甜蜜是刺人的痛。嘴角和舌尖甜甜的,仿佛粘在一起。夹在瓜子边缘的指缝间的汁液就像青蛙的蹼一样,撕不开。滴在手背上的瓜汁留下了透明的痕迹白兰瓜题目,舔一舔,甜如蜜。

⑬ 真不知道这么干旱贫瘠的安溪是怎么培育出这么香甜多汁的白瓜的。

⑭ 安溪地处荒漠,日照强烈。自古以瓜果闻名,故称瓜州。白兰瓜是土生土长的美洲人。移居中国后,由“蜜露”改为“白兰”,现已成为甘肃特产。它在安溪生根发芽,胜过年迈的父母。或许,白兰瓜需要更名“安西瓜”,才能更符合历史的真相。

⑮我也想过,沙漠里的瓜是不是因为那天口渴得特别甜。后来遇到好几次,才发现只有安溪卦无双。

⑯ 想想这个瓜,就很感人。它原本来自大洋彼岸,却在这片古老而贫瘠的土地上繁衍生息。它遵循当地的风俗习惯,褪去了外文的名字。它不在乎人们称它为白瓜。它在沙漠中孤独而顽强地生长,用甘甜的蜜汁滋润口渴的旅人。

⑰ 啊!瓜州的瓜!什么是特产,什么是真义,仅限于小范围。就像往湖里扔一块石头,涟漪可以传得很远,但要找到石头,就必须潜入原来的地方。蓝色太阳下沙漠中的老人教会了我这一点。

相关阅读

  • 布朗瓜 兰州蜜瓜——清暑、开胃、利尿之功效!

    布朗瓜 兰州蜜瓜——清暑、开胃、利尿之功效!

    白兰瓜简介白兰瓜,又名兰州蜜瓜,原名华莱士,原产于法国。白兰瓜一般重量为1.瓜肉翠绿,囊厚汁丰,脆而细嫩,含糖量高达15%左右,享有“香如桂花,甜似蜂蜜“之誉。罗德明认为兰州很适宜种植甜瓜,并答应回国后捎一些“蜜露”瓜种,在兰州试种。(即每株4枝主秧,8枝侧秧,48片叶子留瓜一个)。群众戏曰:“白兰瓜拌炒面,笑死尕老汉”。